我的股市成长之路

股市的本质是什么?如果你按照教科书,你肯定失望。经典的股票理论认为,股票是被分割的上市公司的治理权,每一股都代表对上市公司剩余价值的最终索取权。而股市,就是股票的交易场所。可是,在中国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如果在国外市场,巴菲特完全可以通过市场联合其他股东改组董事会,选择CEO(首席执行官),这在中国你能做到吗?谁能改组中石油的董事会?而且,国外分红,很多股东是通过上市公司盈利来赚钱,而在中国不可能,中国的上市公司中分红的凤毛麟角。沪深两市好多上市公司每年都是一毛不拔。

上市公司一毛不拔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盈利模式一定跟其他市场不一样。我们只能从股票价格波动中赚钱。而我国股市只能做多,真正意义上的做空还没有来临。即只有在股票上涨时才能赚钱。而赚钱的唯一因素就是你的筹码低于平均筹码,就是你买得比别人便宜。不光你这样想,其他人也这样想,所以A股到最后成了一个典型的击鼓传花游戏。这就是股市的本质,我们A股的本质。所以,你要研究的是怎么把筹码以高于你的价格倒给别人。但别人比你傻吗?既然来到股市,都是人精,谁比谁傻呀?你既然在服市上玩,就必须直面风险,你想把筹码高价倒给别人,别人还想把筹码高价倒给你呢,于是股市就成了一个转嫁风险的游戏。
我的研究认为,如果你不把风险转嫁出去,你永远不可能战胜股市,你永远摆脱不了亏损的命运。所以我反反复复寻找答案,从别人的经验中学习,从自己的经验中学习,最想学到的就是风险控制。这也是我为什么把风险放在本书第一章的原因。
通过反反复复的思考和研究,我发现解决风险问题必须和大多数筹码放在一起,即让市场的主流资金来保护自己。什么是主流资金?趋势!做多的趋势是主流资金。要么是主战场上的做多趋势,要么是局部战场上的做多趋势,你必须和做多趋势在一起。这就如同政客即使知道某个政策是错的,但是只要大多数选民支持,他也必须这样做,因为选民就是趋势。真正的对错没有意义,大多数人认可的对错才有意义。

股市风险
要解决风险,还必须与最强者在一起,只有强者才能保护你。在股市上,谁是强者?龙头股、涨停板股、热点股和强势题材股。这些具体的内容,本书后面会专门分析。在某种程度上,我这本书就是为了解决风险而写的。我认为,风险是悬挂在每个投资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如果你不去解决它它随时都会落在你的头上。
在对股市本质和风险的理解基础上,我结合自己的经验建立了自己的一套交易体系。而且为了优化、修正我的系统,又做了两方面的工作。一方面,在实战中优化。我把自己总结的东西用到具体的股票交易中,这个过程很心酸,经常被股市捉弄。当我总结一套交易方法并自以为找到尚方宝剑,信心满满地交给市场去检验时,没想到等我的不是盈利而是亏损。举个例子,我喜欢做突破股,但是总有很多假突破在等我。一开始遇到假突破时还以为是运气不好,是小概率;但当一而再、再而三地遇到假突破时,我就不得不修正我的技术了。我觉得自己的模型不够严谨,总结的样本不够大,于是又推倒重来,重新构建自己的模型,这样推倒重来好多次。几乎每个模型都是这样,让我筋疲力尽。最容易让人亏损的是两种情况:一是在指数高位迷恋价值投资,越跌越买;二是刚学点技术诀窍,懂得点三脚猫功夫,不知江湖险恶,反而以为老子天下第一,打遍天下无敌手,盲目入市。我属于后者,我走出这个误区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要知道,在这个过程中,我反复试错,反复被市场戏弄,这对账户资金是个很大的打击,我是用真金白银来验证我的模型,都是流血之后得到的“干货”。即使如此,我还不能保证这些“干货”永远有效,还要根据市场的变化与时俱进。不过,通过市场验证得到的技术,给了我很大的回报,越到后来我越觉得它们有效。这些都是反复修炼、百炼成金的回报。
另一方面,学习、借鉴和吸收高手的经验,把别人的法宝融入自己的体系。从那时候起,我就潜下心来反复研读白青山写的《民间股神》系列图书1~7集。以前我不是很重视这些书,但是在账户大亏后,我不得不逼着自己去找方法,整个人就变得谦虚起来。东山再起最典型的人物史玉柱曾说过,人在成功的时候,总结的经验都是扭曲的,只有失败的时候总结的经验才是可靠的。我非常欣赏史玉柱的这句话,我经历过大熊市,可谓在失败中学习,所以我更能体会别人书中关于风险的描述。我对李丰的黄金K线理论特别入迷,更对落升的投资方法倍加欣赏,后来我根据落升的思路,加上自己的方法,总结了一系列操作龙头股和题材热点股的方法,这些内容会在本书后面慢慢与大家一起分享。在熊市中重读《民间股神》,更给我很大的鼓舞,因为书中很多人都是从重大亏损的深渊里爬上来的,这给我很丰富的精神食粮,激发了我的斗志,这些比单纯地学习技术更有意义。后来,我已经不满足这些,又参加了很多证券培训机构举办的培训班。广州当时最有名的股票培训公司是炼金术公司和股龙公司,他们邀请了很多“名师”来讲课。我参加了好几个,后来通过其他方法,几乎把所有名师的课件都搞到手,躲在自己的小屋里天天研究。说句公道话,这些所谓的“名师”大多数名不副实,当然也偶有高手。不过,我感兴趣的不是他们讲的内容,而是他们的思路和研究股票的视角。很多老师都有自己的独特思路,虽然他们在这些思路下总结的技术和模型未必有我的水平高,但是每个思路背后都代表一种角度,沿着那个角度走下去,我能走到更远的地方,这是我最大的收获。《楞伽经》中说:如思见指月,观指不观月。学习别人的高招,不能做愚者,只见指月之指,而不见所指之月。我对各路“股神”的学习,就是努力见“月”而不执迷于“指”。
通过这两方面的努力,我的交易哲学、交易体系和具体的战法、工具、模型有了很大的提高,我对股市一方面充满敬畏,一方面又充满信心。敬畏的是股市的风险和不确定性;充满信心的是我在战胜风险的探索中,走了一条正确的道路。很多人在股市挣扎了半生,依然亏损。别说十年磨一剑,就是一把菜刀也没有磨成。我认为,关键是路径错了。

股市学习之路
回顾一下我自己的路径:首先,迷路在“门外”,企图从外部寻找答案,总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具体的某个技术、某种方法、某个公式,一旦找到就无往而不胜。这种找“秘密武器”的方法没能带我走出股市的泥潭。因为股市是实战艺术和科学实践的结合,不可能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一样,找到把固定的钥匙就可以打开股市这把大锁。千万不能迷信有哪个大师或者股神能发明一个方法,一旦学到手,马上就可以稳赚不赔。从我在股市的经历来看,股市永远不存在这个东西。如果你按照这个路径去找,你一定会迷失在股市的迷宫中。
然后,我从自身去找原因,我以为之所以亏损,一定是我人性上存在某种缺陷,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欲望。我试图通过自我审判来走上股市的康庄大道。这种努力确实让我进步很大,我把自己的非理性进行了管理,在交易中,我把人性不确定性的干扰降到最低。在炒股实践中,我总是一眼盯住市场,一眼盯着自己。但这还不够,这很容易滑入自我感觉的深渊,而且从极度冒险转为极度胆小。在股市中,单纯的大胆和单纯的胆小都是错,能在股市赚大钱的一定是抓住大行情的人,在该建仓的时候疯狂买入,胆大包天;在别人都疯狂的时候胆小如鼠,伺机抛售;同时游刃于二者之间,在两个极端疯狂中获取差价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。
于是我追求内外双修,反复试错,不停地修炼,终于慢慢找到一条正确的路。我从来不敢说我找到了稳赚不赔的法宝,但是我敢说我找到了一条通往法宝的路。我所言的十年磨一剑,也就是十年找一条道,找到了,就是悟道者,没找到,就是还没觉悟。这是我对十年磨一剑的认识。
我重新申明,我要在股市铸的“剑”,不是某个具体的东西,不是某种指标、某个技术分析、某个公式、某个秘密武器,股市真正的“剑”是指对市场的深刻理解、对风险的有效控制,然后在此基础上建立的一套交易哲学、交易体系、交易系统和一系列决策工具和决策模型。这还不是终点,而仅仅是个起点,它还须与时俱进,反复试错,不断修正和完善。如果以为追求到某个单一的指标、单一的技术和窍门,以为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还存在某种秘密武器,找到后就可以独步股市,那就大错而特错。别说十年磨一剑,就真的连一把菜刀也磨不成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股票怎么玩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27110.cn/p/2219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1249770137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